>

原创 《庆余年》与《延禧攻略》,谁是当下更需要的“爽”剧?

- 编辑:皇冠官网地址-点击进入 -

原创 《庆余年》与《延禧攻略》,谁是当下更需要的“爽”剧?

图片 1

作者 | 珊迪

编辑 | Amy Wang

欲以现代思想解构封建君主制度的《庆余年》在岁末掀起了观剧热潮。剧中,最强关系户范闲被各位爸爸们轮番疼爱,其不畏强权、才华洋溢、颇有城府但极重情重义的人物形象,也赢得了观众们的喜爱。

范闲在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,勇杀程巨树,智斗长公主等等“壮举”背后,带着锋芒的机灵勇敢,与去年《延禧攻略》中的“打怪升级”、快意恩仇的魏璎珞倒是颇为相似,两部剧作都可划归为爽剧。 不同的是,一个“爽”的对立面是“父权”和“君权”,另一个“爽”的对立面是“男权”;一个是大男主,一个是大女主。

金手指、面向“九千岁”、好带入,是爽剧的标配。 主人公在剧中高调行事,各种开挂,不经过太多努力就可以获得很多好处,就算“逆天”也不会死,如此是为“金手指”,正因这种设定,让无法逃离现代社会的“九千岁”们在剧中获得心理补偿,寻求到了代理满足感。 同样是爽剧,《庆余年》与《延禧攻略》谁比谁更爽?

得女性观众者得天下

展开全文

初入宫廷的魏璎珞,被宫女锦绣欺负,于是她提了一桶水浇在了锦绣头上、被褥上,然后在室友们的围攻之下说出了那句经典台词,“我,魏璎珞,天生脾气爆不好惹,谁要是再叽叽歪歪,我有的是法子对付她。”

她进宫不是来交朋友的,是来寻找线索为无故惨死的姐姐报仇的。 在儋州街边日复一日等着红甲骑士来接自己去京都的范闲,等来了红甲骑士也遇上了奉命要对他下杀手的滕梓荆,善良的他没有杀掉滕梓荆,反而带他回京都,然后一点一点查找真正想要刺杀自己的人。 滕梓荆为保护自己死后,范闲又增加了为挚友复仇的副本。

为了复仇,魏璎珞开始利用了皇后的弟弟富察傅恒,却不想富察傅恒对她日渐倾心,到了两情相悦时,时局又将二人生生拆散,魏璎珞成了皇上的妃子,宠冠六宫。 同样身担复仇大任的范闲,先是在京都寻得了真爱,获取了官名,靠着一首杜甫的七言声名大噪,后来,他成了老一辈的重点帮扶对象、皇子们的眼中钉肉中刺、女性们的崇拜偶像。

一样的是快意恩仇,不同的是,女性向的《延禧攻略》满足了女性观众既能率真直爽、怼天怼地,又能获得独一无二的爱情的心理期待,男性向的《庆余年》则是以家国情怀、权谋有术、能吸引众多爱慕者傍身,满足众多男性观众的心理期待。 这一点也反应在了两部剧集的观众性别分布上。

而根据艺恩数据发布的《2019年中国电视剧观众调研》,最受观众欢迎的古装类型剧,女性观众对古装剧的偏好要高于男性观众。

图片来源:艺恩数据

这份调研还提到,女性观众的互动意愿整体高于男性观众,人物和剧情成为主要话题点。 在剧集质量得到保证的前提下,女性观众能有更强烈的意愿参与到剧集话题的延展、营销宣发中来,女频剧集也就比男频剧集更易扩大声量及影响范围。

也就是说,能让女性观众爽到飞起的爽剧,才能大爆。在这一点上,《庆余年》似乎吃了点亏,缺乏女性这种行走的广告位,就总觉得少了些引爆社会的关于剧情方向的话题。

现象级爆款的诞生需要人和

现象级爆款的诞生,不仅需要高质量的内容,人和更是缺不得,对于播出内容的讨论量需要足够的积累才能一朝爆发。 《延禧攻略》播出20集后,播出平台就着手加更来回馈剧迷,之后又在粉丝的千呼万唤下改为日更。作为回报,剧迷们实现了于正的愿望,让《延禧攻略》的豆瓣评分上了7。

不仅如此,跟随剧情更新的进度,相关话题的高讨论度,对于《延禧攻略》成为一部现象级爆剧起到重要作用。 而《庆余年》虽亦有加更,但才播一半,平台就开启了超前点播,活动价50元更新日看6集,错过后3元一集逐集解锁。

VIP之上出现VVIP,让剧迷难以接受,#50元超前点播#的话题居高不下,粉丝抗议,《人民日报》批评视频平台“吃相难看”,一时间,盗版资源也满天飞。 到了12月20日晚,《庆余年》还未更新的内容全部泄露了出来,《庆余年》的观众们,根据观剧进度被分为了四种,非会员观众看到25集、普通会员看到31集,超前点播会员可看到37集,资源型观众可免费看完全集。

虽无法知晓《庆余年》盗版泛滥背后是“泄愤式传播”还是“盗版产业链猖獗”,但可以确认的是,超前点播后,《庆余年》的正常议题设置被破坏,观众追剧步调无法统一,不能在同一时间聚集到最多的观众,对同一集剧的某一重点剧情、话题进行广泛深入地讨论,这也致使粉丝们没了追剧快乐,剧集热度难积累,后续乏力。 这一排播模式,让之前《陈情令》就积累下来的用户情绪集中爆发,给这部爽剧本身带来了极大阴影,媒体资源聚焦在超前点播上,错失了对《庆余年》本身剧作品质报道的最佳时期,这一点是非常可惜的。 行业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大,让《庆余年》难以成为第二部能登上Google热搜剧集榜首的现象级爽剧。

小我VS大我,精神文化也要有物可依

爽剧具有一定的补偿性意义。整体来讲,《延禧攻略》中的魏璎珞是结合了玛丽苏和大女主元素,《庆余年》的范闲身上也有霸道总裁和杰克苏的影子,两位成功的主人公在一定程度上做到了现实观众做不到、不敢做的事情。 他们是当代年轻人“反中庸”情绪的寄托和浓缩,观众亦乐于对此进行精神消费。而小我比大我更容易讲述、展示,更易娱乐化、感官化、狂欢化。

《青年自我构建意义中的爽文化思考》一文中,作者王振提到,“《延禧攻略》更大程度上使受众呈现出一种‘更低的、公开的自我意识和更高的、私下的自我意识’,这容易使青年观众更为关注感觉、情绪、愿望中的自我。” 换句话说,即《延禧攻略》中的不好惹的魏璎珞是更肯定个体自我的,除了为姐姐报仇、为富察皇后报仇、获得宠爱与权力,魏璎珞身上不再背负更多社会责任。

《庆余年》在小我的基础上进行了大我的丰富,将故事内核定为“现代思想烛照古代社会”,但考虑到逻辑问题,身世复杂的范闲并不能像魏璎珞一样,全面开挂给对手发盒饭。 同时,爽剧也需要“拳拳到肉”。范闲步步为营,为滕梓荆复仇,战战兢兢找寻想要谋害自己的幕后真凶,结果都不如魏璎珞打尔晴一个嘴巴更能戳中观众High点。

除此之外,爽剧所附带的增值项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火爆的外延。作为清宫廷剧的《延禧攻略》,讲究的服化道在文化层面为剧作加分,话题上又与曾经火爆的清宫剧《还珠格格》联动,线下又能反馈到故宫旅游。

而这些可做提托的元素,都是架空穿越的《庆余年》所没有的,即便是有原著加持,小说和剧集之间也有着改编这层壁。 由此说来,现象级爆款爽剧诞生所需要的天时地利人和,《庆余年》都差了点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本文由篮球NBA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原创 《庆余年》与《延禧攻略》,谁是当下更需要的“爽”剧?